二次镜像

这里七海!Rocky苏打社/渣画手/DM,怪谈,乙女,热血番,解密游戏,日常文/月歌新葵,yys博雅mjj圣火令,Persona系列在补中!MM、ZEN or 707 or RayxMC!【乙女不接受腐向】

【恋与】人世间所谓爱情啊!

🐎🐎🐎🐎🐎🐎🐎🐎🐎🐎🐎!!

缇紫藤:


  • 许墨x制作人


  • 许先生真的很温柔,我站他不会黑化!


  • 女主私设有


  • ooc有



 


 


 


 


 


 


 


 


1.


 


 


我第一次见到许墨是在恋语大学。


 


那时的我还在为快要倒闭的公司和岌岌可危的节目发愁。我不想爸爸留下的心血付诸东流,但也知道凭我实在没有挽回的余地,我心里不甘放弃,熬夜熬到头发一把把掉,年纪轻轻却隐隐约约有了谢顶的趋势。每每看到黄金时段电视上播放的不论是综艺或电视剧,都要狠狠地嫉妒上一番,顺便哀悼我深埋在垃圾桶里厚厚一层策划书下的乌黑秀发。


 


【年轻有才,学术渊博,相貌极佳】


所以,当我知道有这么一位天上掉的白菜嘉宾时,我也只想着《发现奇迹》的最后一期有救了。


 


然而,这个想法在我看到许墨的第一眼时化作了另一种情绪盘绕在我心头。


 


许墨的办公室干净整洁,窗外的清风吹动白纱。


 


我还记得那一天阳光很好,好到当我抬头看向许墨的时候,一晃神,只能看到他被金光模糊的脸部轮廓和一头浓密的黑发。


 


良好的职业素养让我压下即将脱口而出的“卧槽”,但,我的内心却早已丑陋不堪。


 


淦,好嫉妒哦。


我痛斥造物主的不公,感慨人与人的差距


――看看啊,二十出头的博导为什么没有秃头。


 


这,就是我对许墨的第一印象。


 


2.


 


 


最后一期《发现奇迹》拍摄播出完毕。和许墨的合作非常成功,毕竟他都上热搜圈了一票迷妹,他长得好,双商高,温文尔雅,举止言谈都展现出学者的魅力。


 


其实主要还是脸好。


 


于是,我趁热打铁,向他表现出希望以后可以多多合作,许墨也没有正面拒绝。我心里倒是清楚,他作为科研人员平日肯定不会轻松,所以并不过多打扰,偶尔短信联系我也只敢发一些和节目有关的信息。


 


许墨倒还会关心一下我的日常,各种宛如教科书一般的撩妹金句信口沾来,我死死按住自己跳动着要死灰复燃的少女心,告诉自己:醒醒,不要忘记你的设定是个扛二十斤大米上二十八楼的钢铁制作人,而不是个随时随地嘤嘤嘤萌妹儿。


 


 


3.


 


我没有想到我们有朝一日会有如此尴尬的见面。


 


寒风凛冽,我正把自己裹成球独自坐在大马路边的路牙石上,手里攥个保温杯,眼睛盯着来回过往的行人。


 


人来人往看久了,意识难免飘忽,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怎么坐在这?”


 


“钓男人。”


我这人,有个优点,身体很诚实并且永远比脑子动得快。


 


不对!


当我意识到声音的主人回头一看一个激灵,下意识甩锅:


 


“顾梦教我,我这种傻乎乎的老板要想找男朋友就只有天天蹲大街,见着合心意的就瞅准抄起大棍一把夯晕抗回家过年。”


 


…… ……


 


这事儿说来有点话长。


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想找什么男朋友,临近年末,多多少少的单身上班族都要开始考虑如何面对老家一群七大姑八大姨的“亲切关怀”,我盘算着就这个题材做一期节目,年前再冲一把收视率,结果对上顾梦的恨铁不成钢和安娜姐的愁眉苦脸……


 


我有点懵逼,作为一家临近破产公司老板我觉得我的行为合情合理。


 


顾梦这个丫头片子太过暴力,直接把我扔到大街上:那你考虑考虑在这收集素材,顺便也反思一下自己的人生大事吧。


 


…… ……


 


现在,许墨穿着白色的高领毛衣和黑色呢子大衣,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站着我身后。


 


我没想到我和许墨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碰见,我毫无形象的被自己员工扔到大街,裹成球一样瑟缩的盘算着拐个(假装)男朋友回公司向顾梦交代。


 


我脑子里只想:他穿白毛衣真好看,毛茸茸的叫人想抱。


 


“那你看上谁了?”许墨没有追问也没有打趣,他很认真的询问。


“没有没有,还没见着喜欢的。”我陪着笑,心里泛虚。


然后,我没想到许墨径直走到我身边跟着蹲下,“那我在这陪你等。”


 


…… 这样就不太好了啊,许教授。


虽然你长得好看干什么都好看。


 


“对不起,我输了,教授你装作没看见我手里这保温杯被夯一下行吗?”一刻不到我就投降,“我其实对男朋友和过年都不那么在乎,我就是闲的。”我仅有的一点良心隐隐作痛,我实在不好意思让别人陪我犯傻。


 


“闲着就到大街上来挨冻,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这样吗?”许墨撇过头看我,眼里是满满的笑意,我不敢抬头面对他,寻思着找个话题带过去……


 


头顶传来两声轻笑,随即一只温暖的手揉揉我头顶:“走吧,送你回家。”说着,许墨拉起我向他的车走去。


 


不一会,我就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心里很是不好意思。


“许墨……谢谢你。”


 


“没关系,正好我今天也没什么安排,顺路回家了。”


“不是,我总感觉自己一直在受你帮助,也没什么能报答你的……”每次节目策划也是,一有问题,许墨总是乐于为我提供想法,我为自己感到羞愧,真心。


 


“那,倒还真有件事,希望你帮我。”


许墨手还搭在方向盘上。


“什么事?”


我有点开心能够帮他忙。


 


许墨转过头,认真看着我的眼睛:


“你可以,教我‘爱’吗?”


 


 


3.


 


 


 


“你可以,教我爱吗?”


 


…… ……


谁能料到他会这么说,在我心底炸翻烟花。


“别开玩笑了,你不是撩妹高手吗……”许墨墨色眸子里掺杂的认真和一些复杂的感情令我晃神,我开着玩笑企图打哈哈糊弄过去。


“那要是,我只想要你教呢……”


这句问话太过暧昧,我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眼神飘忽。


 


幸好,许墨并没有继续为难我。


他好似一向很善解人意。


 


 


4.


 


 


“你可以教我爱吗?”


 


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那天下车我几乎是落荒而逃,就像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狂跳的心脏和不住泛红的耳尖,我同样没有办法对上那样认真的眼睛说出——对不起,其实我是个胆小鬼,我从不敢去触碰那份炽热的感情。


 


“你可以教我爱吗?”


可是啊,这句话连同问话的人都好像扎根于我心上盘结成参天大树,一点风吹草动都牵动我成片的心绪。


 


自那天起,我时常不由自主就会想起这句问话。


 


我开始尝试关注有关爱情的电影,书籍,文章……


 


我发现,不能回答许墨这个问题它就会一直纠缠我的心。


 


我以为,我找到了答案就可以摆脱这份感情,我还可以回到以前那个好像无坚不摧无所不能的模样。


 


可我却处处碰壁,我发现爱情太过多样,我看不透,参不破,那些电影,书籍说得演得都对都好,但,和我心里的想要寻找感觉相比又好像都缺点什么,我不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


 


许墨的问题我想要给他一个答案。


 


5.


 


 


我再次碰见许墨是在我家的阳台上,我在阳台这边,他在那边,我们之间隔了两个围栏和一个走廊的宽度。


 


那是一个阴天的下午,零零散散的云朵遮着太阳的温暖。我无意间的一瞥,却发现隔壁阳台上的许墨,他没有注意到我。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是我印象中不曾见过的他,直觉告诉我这才是真正的他,泡在冰水中漂浮,毫无温度的围栏把我们隔开的仿佛是一个世界的距离。


 


就在我这么想着,下一秒,许墨看了过来,他还没来得及挂上如往常的表情,天空却开始放晴。


 


阳光明晃晃的照进我心里,我只能迷迷糊糊看见许墨描上金光的轮廓,他是那样温柔的一个人,他值得世间一切最好的。


 


我那一瞬间知道了,许墨需要的或许不只是所谓爱情。


 


我站在阳台边缘,趴上栏杆大喊,好像下一秒他就会消失一样。


“许墨——”


                        


他视线转向我。


 


接下来怎么说呢?许墨安静地盯着我抓耳挠腮半晌,我缓上几口气,认真地对上对面阳台的许墨的眼睛,道:“爱情这种东西啊,大多就像两人擦肩而过,而后各自泣不成声。”


 


擦肩而过的瞬间,我们就已经历过所有,却还是逃不过注定的分别。爱情大多如此,刻骨铭心的在一起,撕心裂肺的离别。


 


“可是,我们还是会成为更好的人。”


这样一段经历,也会成为彼此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会使人成长。


 


对面的许墨似乎陷入了沉思,他眸子低垂,看不清表情。


 


“你……”


“你觉得我也可以变成更好的人?”


 


许墨就那么站在阳台,我看到夕阳从侧面模糊了他的轮廓打上暖色柔光,叫人看不真切。“可以啊!你现在已经很好了,你非常好!特别好!”我声音高涨,没有注意到自己控制不住情绪突然的激动,我想到偶然遇见他一个人时脸上透露的冰冷,他仿佛把自己隔绝于世界之外,孤身一人。


 


心脏一阵阵抽痛,心底涌出的酸楚湿润了眼角,“爱不是那么好的东西。许墨,你是很好的人,你看,至少你还想要体会,拥有爱情。即使它会让你痛苦,受伤。我却连想都不敢想,我害怕。”


 


我还是说出来了,我必须承认我是个胆小鬼。


我会害怕,害怕很多东西,我怕公司真的倒闭,怕不能履行和爸爸的约定,怕改变现在的自己,我害怕感情,没有开始,也就不会迎来结束。


 


“我不能教会你爱,但是你值得拥有爱,那是一种神奇的感情,它会伴随着你的人生,在你的心上生根发芽愈长愈烈,你会痛苦,会幸福,会哭会笑……它会伴你老去,那时你会——”说着说着,我仿佛透过散在他身上的夕阳看到了许墨平凡老去时的样子——他可以温和平静,躺在洒满温暖阳光的藤椅上,时光柔和了他所有的痛苦悲伤,和所有的尘世间最普通不过的老人无二。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心口堵得紧。


 


于是,我又开始哭起来再次转过身蹲下躲在阳台的围墙后,一边哭一边哽咽着说给他听:“你真的会变得更好……”


 


你现在很好,你会成为更好,你不用“可以”,你一定会。


 


——我希望,你能够尝尽人间烟火,感受温暖。


 


我不敢再去看许墨,我想我也必须要承认我大抵是喜欢许墨的,这种感情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渗透整个心脏,泪水肆意的流淌在我整张脸上,我胡乱坐在阳台的地砖上,现在狼狈不堪的姿态一定很糟糕,我双臂环上屈起的小腿,把脸深深埋进臂弯。


 


——就这样吧,该结束了。


——他那样好的人,我不该,我又怎么配得上。


 


“哗啦——”


阳台的玻璃门被拉开,许墨就这样迎着温暖的橙光出现在我面前,穿着那件我觉得最适合他的白色毛衣,我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了视线看不清他的脸。


 


他终于不像我在郊游那次见到的那么遥远,他就在我眼前,我在他眼中看到了脸上一团糟的自己。他长臂一揽把我按进他怀里,阳光和他的气息充斥我整个鼻腔和心脏,我耳朵紧贴在他左胸前。


 


“扑通——扑通——”一下一下加快的心跳令人安心,我在许墨怀里第一次感受到他真真切切的温柔。


 


太过分了!我的理智像烧开的水壶发出尖叫,他仅仅一个拥抱就让我长久以来的心里建设溃不成军。


 


逼迫我不得不直视被我塞到心间最最隐秘的那份感情。


我喜欢你。


 


许墨有时让我感觉像个神仙一样,稍不留神便乘风归去,再寻不到。


 


我只是个凡人,我抛不下这眷恋的红尘,可我还是喜欢你,我想带你一起上树偷鸟下河摸鱼,想和你做尽这世间俗事,我想将你也绑进这凡间一响贪欢。


 


“我不会教你爱……我们可不可以从喜欢开始。”


 


我听见自己没出息的屈服。


 


 


 


 


6.


 


我搬到许墨家住并没有花上多长时间,毕竟就隔两堵墙,从前大门一开留个通道也算得上个同居。


 


后来,坐在许墨家的沙发上我有反思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许墨。


 


许墨就在一旁整理他的实验报告,我放下抱枕凑过去揉揉他的头发,软软的乖乖的。我眯起眼笑着说:“你毛茸茸的,真好。”


 


许墨放下手中的资料,转过身一把捉住我在他头上作乱的手顺势一扯,我倒向他怀里被一把搂住,就听他也笑着:“毛茸茸的好啊,给你抱。”


 


我窝在许墨怀里环过他的腰,脑袋在他胸口蹭蹭。


 


细数过往的点点滴滴,我想我是舍不得他的,阳台上那个下午,栏杆相隔的两个世界让我强烈的感受到,我不能继续留他一个人在那边。


 


我的许先生,他是那样温柔的一个人,他把自己抽离人群太久,仿佛关在漆黑冰冷的海底,但他就算隔离都没舍得用玻璃隔开,他在厚厚的冰层背后一个人太久太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留有余地给了我。我便试着用尽余生的温度融开一丝裂缝,抽干冰砸凉的海水,将他拉回这个世界,然后我可以紧紧拥住他,告诉他这边很暖,回来吧。


 


 


 


 


7.


 


许墨很少会把情绪表露出来,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我这人虽然又皮又狗,但我不傻。


 


他情绪低落通常都是研究上出现困难,这我帮不上忙。


但是哄人我还是会的,我舍不得见他有一丁点的不开心。


 


许墨总会在我情绪低落时安慰我,他从来不提自己的麻烦。


 


我总被他一个人憋着不说气到跳脚:“你要是有什么不开心了,也要告诉我呀。”


 


“哦?”许墨倒像是被我这般模样逗笑了,“那我要是告诉你我不开心,你有什么办法让我高兴起来呢?”


 


我看着他,又有点犹豫问道:“我能抱抱你吗?”见许墨点头,我走上前小心翼翼环上许墨的腰,耳边是他平稳的心跳,“我不一定能让你开心起来,我也不能保证我能为你帮上什么忙。”我顿了顿,抬头看向许墨那双温润深邃的眸子,接着说“但是我可以抱抱你,然后告诉你‘你特别特别好,我特别特别喜欢你’,我愿意陪你一起不开心。”我一字一句,尤其认真地说着,一句话里连说好几个“特别”。


“那我对你来说就有那么‘特别特别特别’?”许墨笑起来,胸腔都在振动。


 


要脸,我不能在这种气氛下说出我词穷的事实,于是我扭头换了个婉转的说法:“是啊,你看我每次见到你都还是觉得自己像个第一次见雪的南方人一样――怎么也看不够。”我对自己的这个比喻感到很满意,并为自己化解尴尬的机智点赞。


 


不管这个比喻到底是不是恰当,反正许墨笑了,他笑了,就没什么恰不恰当的,我想他能一直这么真心笑下去。


 


 


8.


 


 


我是个怕冷的人,一到冬天就不想出门。


我还是个赖床很严重的人。


 


所以,我冬天的起床都是被许墨从心爱的被窝里拖出来,是真的拖,他双手架在我腋窝下发力向外拽,而我前脚离开被褥便立马借着劲儿钻进许墨怀里缩成一团趁困意没完全消散眯一会。


 


许墨总是由着我。


 


在不用出门的日子,我就喜欢在家里的飘窗上窝成一团缩在许墨怀里眯眼晒太阳。


 


许墨冬天喜欢穿毛衣,他穿白毛衣的样子尤其好看,让我想起夕阳下的第一次拥抱,整个人感觉毛茸茸暖呼呼的,摸起来也毛茸茸暖呼呼的,看得我心里也毛茸茸暖呼呼的。许墨环着我,我怀里搂个毛茸茸的抱枕,脑袋枕在许墨胸前,能感受到他每次呼吸和心跳。


 


只觉岁月静好,辈子就这样过下去。有这样温暖的日子,什么都不用怕,什么都伤害不了我们。


 


 


许墨和我说过很多次,我是他世界中唯一的色彩。


 


我太阳晒到迷迷糊糊,想:那结婚就不穿白婚纱了,我只要牵着许先生的手,十指相扣。那天我穿得花花绿绿的去趟民政局就够了。


我可以陪他到天荒地老,用这一辈子等他回到这边的世界,那时的我,也应该有足够的勇气对他说出


 


“我爱你。”


 


复建第一篇,太久没正儿八经写过东西,一回来给自己搞了个小短片实在是有些吃力,各种地方都很不满意而且这篇拖了太久,期间对许墨这个人物的理解也在不断变化,文章便有些乱七八糟的,还请见谅。


 @二次镜像 是拖了很久的贺文了

评论(2)

热度(68)

  1. 二次镜像缇紫藤——赤脚奔向明天吧! 转载了此文字
    🐎🐎🐎🐎🐎🐎🐎🐎🐎🐎🐎!!